有啥事资讯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有啥事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对手》:从没见混这么惨的间谍

更新时间:2021-12-29 13:50:43点击:

作为谍战剧爱好者,笔者看过的谍战剧不在少数,但像《对手》这样的“谍战剧”还真是少见。


图片

《对手》海报

其一,我们熟悉的谍战剧,时间背景主要在新中国成立前后,1983年国家安全部成立以后,谍战剧一般也就成为国安题材,或者当代谍战剧。当代谍战剧的数量非常有限,以21世纪的今天为背景的,更是少之又少。《对手》的故事就发生在当下。

其二,极少数的当代谍战剧,其涉及的主题往往也比较宏大,间谍在各种高科技手段的加持下,有点“无所不能”,其窃取的机密干系重大,但离老百姓生活就有些距离。《对手》完全将谍战题材给“日常化”了,间谍就是隐藏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并没有三头六臂,其窃取的情报也可能是一些普通人平时可能接触得到的。这就极大拉近了谍战剧与观众的心理距离,不仅仅是看热闹,而是身在热闹之中。

其三,《对手》非常大胆地以反派为核心主人公展开叙事。一方面,这打破了传统谍战剧的叙事模式,也就可以规避主人公落入“高大全”的人设窠臼,增加了新鲜感;另一方面,有助于刻画更为立体的间谍形象,凸显他们的隐蔽性,提高观众的警觉意识,同时,揭示了当代间谍的生存“惨状”,也是对间谍的一种有力震慑。

除了这些“创新”,进入具体的剧情,《对手》也比想象中的有趣得多。

18年前,来自对岸代号分别为“桃园”的李唐(郭京飞 饰)、代号为“花莲”的丁美兮(谭卓 饰),以及代号为“新竹”的林彧(宁理 饰),来到中国大陆的厦州执行任务。

阴差阳错地,李唐和丁美兮在厦州一待就是18年,成为夫妻,有一个读中学的女儿。

图片

李唐(郭京飞 饰)

图片

丁美兮(谭卓 饰)

这18年来,他们除了执行任务外,在厦州与普通老百姓没什么两样。李唐就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人到中年,一身赘肉,也一身职业病。丁美兮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语文教师,为了贴补家用,在家里偷偷开了个补习班。

这对中年夫妻的最大特点是,“穷”。

作为间谍,夫妻俩其实也没什么信仰可言了,只不过是上了贼船,不得不一条道走到黑。上级部门布置的任务,他们豁出去也会完成,但经费必须给到位。可偏偏上线失联后,经费也消失了,夫妻俩不仅拿不到钱,执行任务还得垫钱。于是夫妻俩的睡前时间,基本就是围绕着经费展开。毕竟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钱,柴米油盐要钱,出租车加油要钱,罚单要钱,李唐看牙要钱,丁美兮保养要钱(毕竟需要使用“美人计”)……

图片
夫妻俩为经费发愁

编剧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生动,能够落实到日常化、高度真实的细节上。比如丁美兮去了几次银行,每一次都打算买理财,跟柜员掰扯半天利率,最后还是没买。补课被人举报了,被扣了两个月奖金,心一横跟同事买了P2P产品,结果爆雷了。夫妻俩一定没料到,他们的一身特工功夫,主要用来讨债了。

图片

美兮去银行咨询了好几回理财

李唐跟踪、并偷偷潜入P2P老板的豪宅,打开保险柜,就被老板给电晕了。面对老板的斧头,他急中生智,一蹦一跳地来到客厅,砸碎所有玻璃、电子器件,制造噪音,引发邻居报警。警察上门后,两只老狐狸心领神会地配合演了一出“摇一摇”摇到家里约会的戏,让人啼笑皆非。

图片

剧中有很多喜剧桥段

这也是编剧的高明之处。冷不丁给你来点小幽默,与角色的人设完全匹配,也丰富了这部谍战剧的审美魅力。

人到中年,还有一个青春期的女儿,操心的事儿自然不会少。在母女关系这条线上,丁美兮的人设显得尤其丰满。她不仅是老师,是“蛇蝎美人”,她也是一位普通的妈妈。中国式妈妈爱操心的特点,丁美兮“完美”延续着。她担心女儿的成绩,担心女儿早恋,担心女儿学坏了……发现女儿书包里有烟,立即就能跟吸毒联系起来,最后下了结论“这孩子完了,毁了”。真像我们身边的妈妈走到荧屏里去了。

图片

这心操的

如果不是间谍,一家三口日子这么过着,有苦也有甜。可李唐与丁美兮夫妇终究是间谍,庸常的日子甚至都是“偷来”的,因为他们是随时准备必须献出自己的工具人,是随时可能被丢弃的棋子。

剧中有很多细节透露出对岸间谍这个行当的“惨烈”。丁美兮曾被教官殴打强暴,为了将她的身体工具化;哪怕与李唐结婚了,丁美兮还是一次次为了执行任务而出卖肉体;李唐更爱丁美兮,但他们的女儿有可能不是他的骨肉,对于丁美兮的“出轨”,他也只能假装不知道;而女儿也隐隐知道丁美兮的“流言”,她爱妈妈,却又对此充满不解……

虽然一开始丁美兮并非心甘情愿嫁给李唐,但这么多年来,他们朝夕相处、并肩作战,感情比一般夫妻更深厚。所以在可能暴露的危机前,李唐想着还是要保护丁美兮;在不得不离婚时,李唐还是把积攒的钱给丁美兮买了个LV的小包——但他一直没舍得为自己看牙。丁美兮哭了,观众也很难不对这对贫贱夫妻共情:你俩过得实在是太惨了!

图片

虽是间谍,却也是对彼此真心的夫妻

夫妻俩为了这份工作,牺牲了家庭、牺牲了身体健康、牺牲了名誉,最后连婚姻都牺牲了。但在对岸“大人物”的眼里,李唐和丁美兮却是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相信每一个来自对岸的间谍,看了这对夫妻的生活,一定拔凉拔凉的,劝退效果杠杠的。

图片

回头是岸啊

喜欢郭京飞、谭卓的演绎,就意味着观众同情反派了吗?当然不是了。观众不会遗忘李唐与丁美兮为了执行任务所做的种种违反法律和道德的坏事。但从创作角度来看,不会因为他们是反派,就将他们模板化、扁平化了,这才是成功的人物塑造。立体的人物塑造增强了角色的可信度,也有助于提高观众的警觉意识:间谍从来不是明晃晃地坏。

当代谍战剧里有间谍,也会有奋战在一线的我方国安人员。由颜丙燕饰演的厦州市国安局专案组副组长段迎九,是能够在荧屏上留下一笔的正面形象。段迎九一心扑在工作上,侦查能力一流,但她不是“高大全”,在家庭生活中,她是“不负责任”的妻子和妈妈。剧中有一个小细节非常有意思,段九迎为了调查一个人去学校里找丁美兮,恰好她儿子去老师办公室,就撞见了。儿子还以为段迎九是来找她的,开口就问:“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奶奶死了?”

图片

段迎九长期对儿子疏于关心

这一问让人捧腹,也由此可见段九迎平时真的是不管儿子,她一出现,儿子就以为有啥大事。看看儿子对段迎九这不满又犀利的眼神,也是拿自己妈没办法。

图片

儿子对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妈妈也是很无语

也并非段迎九对家庭、对家人不关心,这是国安工作的特殊性决定的。以段迎九为代表的国安人员,为了大家牺牲小家,能够让观众深切感受到这个工作的不易,感受到国安人员的付出,亦衬托出间谍的狡猾与可憎。

《对手》有着一等一的剧本,也有着一等一的表演。郭京飞、谭卓、颜丙燕、宁理等人的演技都非常出众,刻画的又都是非常立体的人物,演技的高光时刻俯拾即是。

郭京飞把握住了小人物的精髓,他既是妻女的靠山,但又太多无力窝囊的时刻。

谭卓在多个身份之间无缝切换。对出卖肉体充满憎恶但又麻木、习以为常的状态,让人窥见间谍这份工作对她残忍的碾压。

颜丙燕真的就是演什么是什么,这种生活化演技最无痕。同时,她将一个国安工作者不为人知的辛楚和脆弱,刻画得入木三分,让观众对国安人员的感佩油然而生。

图片

段迎九(颜丙燕 饰)

宁理饰演冷血反派,已是信手拈来,作为杀人机器,他不得不切割感情。但间谍的身份增加了角色的宿命感,他在听到家乡老歌时才敢流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感伤。

图片

林彧(宁理 饰)

虽然《对手》也不是绝对完美,比如段九迎对丁美兮、李唐的怀疑由头有些“牵强”,李唐一家子的家长里短有时也稍稍稀释了紧张悬疑(其实笔者挺爱看夫妻俩的闲聊,毕竟都是戏),案件推移中也不无破绽……但它绝对瑕不掩瑜,值得安利给大家。